中国新闻网
2017年08月25日 星期五

作家萧军两次组织抗日义勇军

更新时间:2018-10-11 10:00  作者:路新网  浏览:
原标题:作家萧军两次组织抗日义勇军

萧军(左二)和同学在东北陆军讲武堂的合影。

手下曾有200多学员兵

辽宁省档案馆保存着一份1931年《东北陆军讲武堂同学录》原件,在这份同学录里有一人曾三入东北陆军讲武堂,他就是萧军。

鲜为人知的是,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夜,萧军曾多方联络,欲组织义勇军抗击日寇。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1930年8月,刚刚从东北陆军讲武堂走出来的萧军,被赏识他的东北军24旅旅长黄师岳任命为军事训练班的准尉见习官,派驻昌图。不久他又被调到沈阳东北部的“宪兵教练处”当了一名少尉助教,专教学员军操、武术。由于萧军教学认真,深受学员欢迎,后来又让他代理分队长,从此萧军成为一个手下有200多名学员的“兵头”。

1931年夏天,萧军认识了中共地下党员佟英翘,接受了很多进步思想。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东北陆军讲武堂官兵在“不抵抗命令”的指挥下,一枪没放地“整军退出”了东大营。日军占领东大营后,“大肆搜索,所有一切军械、子弹、款项以及一应紧要物品,悉数搜掠净尽”。

此时,身为武术教官的萧军鼓励学员们保持镇定,决不在侵略者面前表现出怯懦和惊慌。他当夜找到宪兵训练处处长,请求把训练处的200名学生兵拉出去组成游击队,抵抗日军的侵略,但是贪生怕死的处长一心只想逃命,并鼓动萧军与他一同逃往北平。萧军坚持举兵抗日,他又找到佟英翘,他知道佟英翘的一个朋友叫马玉刚,在吉林舒兰当营长,掌握着一个营的兵力。1931年11月,他来到舒兰,与马玉刚一起研究组织成立抗日义勇军。

当时,马玉刚的步兵营共有4个连,两个连驻扎在外地,两个连留守在舒兰城中。但是,这4个连都不是马玉刚的嫡系部队,为此,他组建了一个补充连。萧军和马玉刚、副营长方未艾计划以补充连为基础,组织其他几个连,将这一个营的兵力拉出去,成立一支抗日义勇军。他们决定先让方未艾与哈尔滨同中东路护路军司令丁超、东北军16师师长李子铎、东北军34团团长冯占海进行联络,以便采取共同行动。萧军和马玉刚则在舒兰准备起事。

据方未艾的回忆文章记载:“我在哈尔滨见到了丁超、李子铎,在阿城见到了冯占海。他们都主张要马玉刚一营队伍向北转移,集中兵力共同抗日。当我回到陶赖昭,乘马回舒兰经过榆树的途中,出乎意料地遇到萧军和马玉刚带着家属,还有一名军需长和两名连长、五六个士兵,坐着两辆大马车,迎面迅速奔来。”

省档案馆研究人员李生介绍说:“原来,就在方未艾走后,被马玉刚撤职的副营长刘玉林带领4个连的官兵投靠了日本人,逼着马玉刚交出了兵权。萧军和马玉刚组织抗日义勇军的计划以失败告终,萧军不得已撤退到哈尔滨,继续寻找抗日的机会。”

三入东北陆军讲武堂学习

据史料记载,1925年,18岁的萧军随父亲移居哈尔滨,改名刘吟飞,投效张作霖的奉军驻吉林陆军34团骑兵营当骑兵,后投考吉林宪兵第二营宪兵训练所宪兵学生队。由于他小楷写得端正整齐,被选拔为“字儿兵”,当上了营部的见习文书上士。

1927年秋天,萧军考入东北陆军讲武堂宪兵教练处第七期,并改名刘羽捷,当时的入学考试成绩为第八名。萧军在宪兵教练处学习了8个月,除了学习军操、武术、摔跤、剑术、手枪术、马术等,还学习了法律、侦察学、急救学、外语,在200多名同期学员中,萧军的品、学、术三科都是最优秀的。毕业后,萧军到哈尔滨宪兵队当了一名宪兵。由于看不惯宪兵们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萧军在哈尔滨只待了两个月时间。1928年9月,萧军冒名顶替,再次进入东北陆军讲武堂。“萧军有位好友叫方未艾,当时正在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九期后补生队学习。方未艾得知军士教导队第三大队第九中队里有个叫刘维信的同学,身体多病,不能继续学习,请求退学,他就向中队长王冠儒请求不要上报,并说自己有个朋友姓刘可以顶替。而王冠儒也不愿意看到他的中队有学生退学现象,也就同意了。”李生说,萧军来到沈阳,冒名刘维信再次进入了东北陆军讲武堂学习。

5个月后,萧军与同期学员在1929年2月毕业。这年冬天,萧军再次考入位于沈阳东郊龙虎山脚下的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九期炮兵科,这是他第三次进入东北陆军讲武堂学习,他先是用刘维信的名字,后来经过批准改名为刘蔚天。

1930年夏天,萧军完成了结业考试,等待举行毕业典礼。没想到的是,他因琐事同步兵队队长打架,被学校开除学籍。两年多的讲武堂生活至此结束,萧军未拿到毕业文凭。

以笔代剑继续抗日

据李生介绍,1931年冬天,萧军在舒兰举兵抗日失败后,投奔东北军团长冯占海,继续在哈尔滨为抗日部队做联络工作。

这一时期,萧军在哈尔滨结识了中共满洲省委的金伯阳和黄吟秋。这两位中共党员将抗日刊物和宣传品从秘密收藏的地方取了出来,送给萧军阅读学习,还详细讲了国民党的不抵抗主义就是卖国主义、投降主义,只有共产党主张的全民奋起、一致抗日才是唯一的救国救民的革命道理。他们还一起到前线去散发中国共产党印刷的《告东北同胞书》,鼓舞抗日将士的爱国抗战热情。

紧张的宣传工作之余,萧军为了揭露日寇占领沈阳的暴行,写了一篇小说《暴风雨中的葩蕾》,投给了哈尔滨《国民日报》,引起了轰动,这使萧军意识到,斗争还有另外一条战线。

1935年7月,萧军以磐石游击队的故事为原型,创作了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描写东北人民抗日斗争的作品,被誉为抗日文学的一面旗帜,鼓舞了一大批年轻人投身抗日救亡的伟大斗争中。

《八月的乡村》的成功,使萧军认识到,既要拿起枪杆子同侵华日军作战,也要拿起笔杆子宣传抗日,这对救国救民同样重要。于是,萧军在党组织的领导和影响下,开始了文学生涯,并加入左联文学阵营。从此,萧军的作品如一枚枚重磅炸弹,炸向敌人的阵营,使侵略者惶恐不安。 (省档案馆供图)

上一篇:钱学森的治学之道
下一篇:没有了

国家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2022923号|Copyright2009-2012 newsw.com.cn中国记者俱乐部协会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站点关键词:路新网,新闻,新网,原创新闻,新闻资讯,草根作者,公民记者,非主流评论家,爱国志士,新闻事件,新闻源,发布新闻